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传承班的博客

记录我们艺术成长的脚印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书场印象(1)——濂溪坊“怡鸿馆”  

2010-08-05 16:28:22|  分类: 老书场印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怡鸿馆的真正位置其实是在濂溪坊下塘,从濂溪坊糕团店隔壁的大门里走进去,走过架在河上的木板廊桥,就到书场了。住在甫桥南面的老听客都从甫桥下塘进入书场的。

       因为90年代初苏州改建干将路,古老的濂溪坊、怡鸿馆不能幸免,就在人们的视线中永远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50年代是我的童年时光,正好是说书最兴盛时期,我的爷爷、我的父母亲、我的好几位叔叔都喜欢听书,我的舅舅更是自己买了一把琵琶,经常在家里自弹自唱、自娱自乐。

       父亲开的“仁丰”烟酒店就在甫桥堍,因为喜欢听书,平时要做生意,走不开,没时间去书场听书,所以他不惜代价特意买了一架无线电收音机放在店堂里,一边做生意一边听上海电台的空中书场节目,主持节目的是万仰祖。店堂里听书,真是一举两得,居然还吸引了一些喜欢听书的过路人,带动了店里的生意。

       在这样的环境里,“被听书”成了我童年生活的重要内容。也可以说,我对评弹的兴趣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,不知不觉地培养出来的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但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,说书究竟是何种形式,琵琶三弦的形状是怎样的,怡鸿馆成了我的启蒙老师。      

     老书场印象(1)——濂溪坊“怡鸿馆” - panpan - 传承班的博客(这是摄于60年代的濂溪坊)

       从我家甫桥堍到怡鸿馆近在咫尺。这是一家陈旧的老书场,中间是一长条“状元台”,两边都是方桌,听客坐的一律是长凳。进门处有一张帐桌,听客在这里买票、拿茶杯。北面沿河一排长窗,夏天时窗户都被打开,不时有农民的卖西瓜船缓缓摇过。书台后面的墙上,两边挂着两块黑色的水牌,上面写着白色的字:某某某、某某某先生,弹唱什么书目,很是醒目。

      有一个人,他不需要买票也能自由进入书场,他就是专门为听客服务卖小吃的老徐。他就住在我家附近,他的女儿还是我小学的同班同学呢。虽然他姓徐,但大家都不这样称呼他,因为他烧的五香豆、焐酥豆非常好吃,口味很独特,所以大家非常亲热地称呼他为“小五香豆”。小落回了(长篇演出时演员要休息一下),“小五香豆”将一个竹编的盘子顶在头上,在狭窄的场子里穿来穿去,有人招呼他要买什么时,他再将竹盘放下来,五香豆、焐酥豆、脆梅、山楂、金花菜……花色品种很多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我们这些小孩,不买票是不能进去的,一般都选择木板廊桥的位置,从沿河的长窗往里瞧。在我脑海里,至今还清晰地记得,有一次,竟然看到了说书还有“三个档”。上手是一个男的中年人,下手是一个女青年,中间坐的却是一个小姑娘,见她梳了两条小辫子,瓜子脸,眉心中间还点了一点红记,唱的声音又好听。听大人说,小姑娘叫徐雪玉。想不到数年之后,我在评弹团与雪玉姐成为了经常一起演出的同事。

老书场印象(1)——濂溪坊“怡鸿馆” - panpan - 传承班的博客(昔日濂溪坊建起了新楼)

 

老书场印象(1)——濂溪坊“怡鸿馆” - panpan - 传承班的博客(怡鸿馆所在地变成了凤凰广场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